回龙股票借贷“雷霆万钧”2亿贷款预留6000万坏账准备

5月5日,汇龙控股(002556。深圳)宣布于5月3日向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控告贵州蒙中磷酸盐工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蒙中磷酸盐工业”)违反委托贷款合同,并收到安徽民初(2017)19号受理通知书。目前,该案仍在等待审判。

事实上,委托贷款是三年半前发放的,一年半前就过期了。汇隆股份和中国联合磷酸盐工业为此签署了两个框架协议,但中国联合磷酸盐工业仍未支付这笔钱。

在这个过程中,到2016年底,中国磷联盟已经成为一个不诚实的执行者。

放贷踩雷2013年11月16日,辉隆股份公告三笔对外财务资助事项,涉及自有资金合计4.58亿元。2013年11月16日,汇隆宣布了三项涉及自有资金的对外金融援助项目,总额为4.58亿元。

其中,回龙公司委托安徽东森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森投资”)贷款1.5亿元,期限24个月,年利率13%。还款保证为东森投资持有的尚辉银行3196万股。安徽创源典当有限公司股权3699万元,合肥创源小额信贷有限公司股权质押4000万元。安徽创源金融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孙剑业、李宁提供连带责任担保。

汇隆有限公司委托合肥田波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田波化工”)贷款1.08亿元,年利率为13%,期限为24个月。已抵押土地使用权(8567.9平方米,商业用地),798.11平方米商铺,安徽裕安集团复合肥原料有限公司提供连带责任担保。

相比之下,汇隆股份对中联磷行业的委托贷款金额最大,没有抵押担保。

根据公告,汇龙有限公司已向中国联磷工业委托贷款2亿元,为期24个月,年利率为13%。安徽新中远化工科技有限公司与微生、孙静怡提供连带责任保证。

惠龙认为,中国联合磷酸盐工业是公司多年的业务伙伴,对其法定代表人微生的经济实力和信用状况有着深刻的了解,尤其是对公司未来发展的基本判断,即投资回报期即将到来。目前,中国磷工业经济实力雄厚,主营业务突出。本委托贷款担保措施有效;资金的使用方向是将资金用于业务周转,没有项目投资,第一还款来源得到保证,可以获得更高的收入。

但是,还款期到来时,东森投资和田波化工都将按期还本付息,只有对中国联合磷酸盐工业的委托贷款尚未收回。

为此,回龙分别于2015年底和2016年6月与其他主要债权人进行了讨论,并两次签署了中非联盟磷酸盐行业拖欠债务偿还框架协议。然而,中非联盟磷酸盐行业尚未偿还。

汇隆股份在2016年6月1日的公告中还表示,经过初步判断,中联磷行业委托贷款担保措施充足,不存在委托贷款无法收回的风险。

同时,公司还将积极采取措施,督促中非磷行业与中介机构合作,尽快完成上述审计评估工作,通过出售矿产资源及相关公司股权筹集还款资金。

事实上,在回龙敦促中非联盟磷酸盐行业偿还贷款的过程中,中非联盟磷酸盐行业已经被多次起诉,成为违约的执行者。

2015年10月,宜昌友生矿产品有限公司因销售合同纠纷起诉中国联合磷酸盐工业,目标金额为65万元。双方达成协议后,中国联合磷酸盐工业公司支付了购买价格,并放弃了诉讼。

去年8月,陈秦飞因销售合同纠纷向贵州省瓮安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中国磷酸盐工业工会支付45万元的五金材料费。法院最终裁定,中国联合磷酸盐工业公司欠原告陈秦飞45万元材料。

然而,在去年12月的执行过程中,法院受到中国联盟磷酸盐行业伪造证据的阻碍和抵制,中国联盟磷酸盐行业未能履行法律文件规定的所有义务。因此,瓮安县法院于2016年12月30日裁定,中国联合磷酸盐行业是一个不诚实的执法者。

据记者了解,中国磷酸盐行业欠下了一大笔钱。五个月之后,惠龙向安徽省高级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责令中国联合磷酸盐行业从2016年3月8日至债务清偿日偿还贷款本金2亿元,贷款利息按年利率13%计算。责令安徽新中远化工科技有限公司、微生、孙静怡对上述诉讼中主张的债务本息承担连带责任;原告为实现债权而发生的律师费、保全费、律师费等费用,由上述四名被告共同承担。

“最初,我们希望通过框架协议等方式推动中非磷酸盐行业偿还债务,使上市公司不会出现坏账。然而,我们在推广过程中确实遇到了许多问题。因此,为了维护上市公司的权益,我们决定先起诉。

“5月5日,汇龙证券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通过与会计师事务所沟通,本着审慎的原则,上市公司去年也做了相应的减值准备。诉讼尚未开始。具体情况不是很清楚。”我们已经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相关诉讼的进展情况将及时披露。

“公告显示,汇隆证券已经为此事预留了6000万元坏账,这也促使其修改了2016年度业绩公告。2016年,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由1.51亿元调整为1.03亿元,同比下降11.16%至39.79%。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