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款自主研发的人工智能云芯片按照图中的“核心”推出,名为英伟达

(依图科技联合创始人、CEO朱珑)记者黄兴利在依图成立七年后,依图科技联合创始人、CEO朱珑在5月9日参加了他人生的第一次发布会。

当天,依图科技发布了自研云端视觉推理AI芯片questcore™(中文名“求索”),以及基于该芯片构建的软硬件一体化系列产品和行业解决方案。

在人工智能时代加速到来前夕,被行业称为中国“AI四小龙”之一的依图科技再贴上新的身份标签,成为与世界巨头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的中国AI企业。

“今天要做AI芯片有多难?跟恒大踢足球要踢得过皇马一样。

”依图科技联合创始人、CEO朱珑如此举例AI芯片自研难度,在他看来,做AI芯片没有典型场景应用没有意义,没有超越英伟达的芯片没有意义,没有世界级的算法没有意义。

中国造AI芯片之难:恒大踢赢皇马过去五十年,计算产业基本都是靠摩尔定律在不断提高单位面积的算力。

但随着摩尔定律濒临终点,单位面积晶体管数量的提升终将触及物理极限。

与此同时,智能算法的性能仍在万倍增长。

在无法向摩尔定律继续要算力情况下,朱珑认为,智能的新时代需要有AI芯片。

依图科技联合创始人、CEO朱珑表示,依图预见,摩尔定律的终结和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将开启一个新的时代——算法即芯片时代。

“算法即芯片这句话非常本质,只有能找对问题,找对场景,用对算法,并为此定制芯片,才有可能做到极致性价比。

”“AI芯片为什么难?”对于这一疑问,朱珑解读认为,AI芯片难就难在没有典型场景应用没有意义,没有超越英伟达的芯片没有意义,没有世界级的算法没有意义。

“对于有能力做芯片的企业来说,最困难的事情并不是技术上的突破,而是决定要做什么样的芯片。

”朱珑表示。

另一方面,在他看来,只谈全球智能的话,没有超越nvidia的芯片没有意义,在商业化上可能很困难。

“做了十几年AI计算的公司,英特尔、AMD,其他的公司都追了那么几年没有追上同类产品公司提供的产品,你现在要做一个东西,你如果没他做的效率高,成本高有什么用呢?”朱珑举例解读在中国做AI芯片的难度,就跟恒大踢足球要踢得过皇马一样。

“更惨烈一件事情在于做一款AI芯片没有意义,要连续做几款有竞争芯片这家公司、这个团队才存活得下来,也就是恒大持续跟皇马有得踢,第二年踢完球就散架了没有意义。

”在朱垅看来,这个过程不是高工资就有可能性或者更高可能性。

然而,在人工智能赛道残酷的市场竞争中,中国AI人才储备不足问题也开始凸显。

朱珑表示,中国懂AI芯片的人才特别少,人才厚度、人才密度不够。

他谈及,中国的世界级AI人才储备甚至仅占全球约百分之一。

叫板英伟达与特斯拉中国缺“芯”已久。

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进口芯片总额已经超过了3000亿美金,达到3125亿美金,而这一数据在2017年是2700多亿美金。

并且,在进口芯片当中份额最高的是高端核心芯片,比如CPU、MCU和存储芯片。

在AI时代,AI芯片被行业认为是中国赶超的机会。

“美国在芯片的制造上面,有非常大的先发优势。

这么多年的积累非常厉害。

面对国际范围内的技术差距,比较幸运的是我们进入了一个算法即芯片的全新时代,我们能够有一个机会——以不同的一个视角去做一颗芯片。

在这个这个摩尔定律终结的时代,算法需要和芯片强绑定,依图做出了可以媲美特斯拉的世界级芯片。

”依图科技首席创新官吕昊称。

据介绍,在实际的云端应用场景,依图questcore™最高能提供每秒15TOPS的视觉推理性能,最大功耗仅20W,比一个普通的电灯泡还小。

在同等功耗下,依图questcore™产品的视觉推理性能是市面现有主流同类产品的2-5倍。

在发布会现场,吕昊手持一台体积与15英寸苹果MacBookPro笔记本相当的依图原子服务器,成功带动200路摄像头同时完成实时智能视频分析任务,引发在场嘉宾强烈反响。

据介绍,依图原子服务器基于questcore™打造,一台服务器提供的算力与8张英伟达P4卡服务器相当,而体积仅为后者的一半,功耗不到20%。

在进行视频解析时,1台依图原子服务器(搭载4核questcore™芯片,除此之外无需其他配置),与8卡英伟达T4服务器(含双核英特尔x86CPU)对比,单路视频解析功耗仅为后者的20%,与8卡英伟达P4服务器(同样含双核英特尔x86CPU)相比,功耗约为后者的10%。

对于依图目前的芯片技术在全球所处的位置,吕昊认为,就纯芯片技术来说,很难和传统的老牌芯片厂商作比较,毕竟他们在这方面的沉淀已经是几十年了。

但是,从自研芯片的功耗比、单位瓦特性能来看,都非常接近特斯拉最新推出的芯片。

在行业人士看来,依图求索芯片从设计到制造实现了全面国产化,作为服务器芯片可以独立使用,有助于完善中国IC产业生态,加速数据中心服务器芯片自主可控进程。

在吕昊看来,求索是目前全球最智能、性价比最高的视频解析芯片。

但这款芯片目前并不单独售卖。

“依图不是一个要售卖芯片的公司。

我们做芯片是为了打造更有竞争力的产品。

”吕昊称,依图并非为了做芯片而做芯片,而是从场景出发,提供性能、功耗和成本最优的一体化解决方案。

后续资本动作引关注“我们开发布会其实想告诉大家一点,依图是要进军全栈AI。

大众还是觉得依图只是一个是视觉算法的公司。

其实,依图不仅是一个视觉算法公司,而且是一个非常全面的公司,我们做了语音,也做语义理解,还在研究人机交互和智能决策。

同时,我们深耕行业,算法横向拓展,芯片垂直发力。

我们这么做的一个原因,就是追求在智能的时代下算法性能万倍的增长。

”在接受采访时,吕昊如此透露依图的发展方向。

依图并不满足于计算机视觉这一领域,尽管这一赛道被认为是当前变现最顺利的人工智能技术。

根据中国信通院数据,2017年计算机视觉以80亿元的行业收入排名第一。

乌镇智库发布的一份人工智能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全球人工智能企业共计15916家,其中中国就达到了3341家,占比超过了20%。

对于中国的AI初创企业而言,谁能获得更多的资本护航,才有可能最终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脱颖而出。

所以,CV四小龙——商汤、旷视、依图、云从的融资尤其备受行业关注。

就在依图发布芯片的前一日,旷视科技宣布完成总融资额达约7.5亿美元的D轮第二阶段股权融资,3月云从科技完成C轮融资,但并未公开透露金额。

除此之外,在今年年初,商汤科技也再次传出融资消息,新一轮融资被指金额高达20亿美元。

仅从依图来看,去年6月,依图科技完宣布成2亿美元C+轮融资,投资方包括高成资本、工银国际、浦银国际,总估值超150亿元。

不过,自此之后,依图科技在今年暂未有新的融资消息露出。

一个值得关注的细节是,去年上交所高层曾调研依图科技。

随后,依图科技也被市场寄予登录科创板厚望。

但对于后续的融资计划、以及是否会在科创板上市,吕昊在5月9日的采访中并未透露相关消息,本报记者也将持续关注。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