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化1.0的启示:伟大航海的时代

大多数余韶历史学家认为,大约公元1500年是世界历史上的一个重要分水岭。

从那时起,人类历史就是真正的世界历史。

在此之前,国家之间的交流通常是有限的。人类生活在孤立和独立的大陆上。大陆上没有人能确切知道地球是正方形还是圆形。甚至当时的人们也相信他们的地方是世界的中心。

伟大航海时代的到来使人们对世界的了解越来越清楚,加深了国家间的联系,促进了国家间的交流。

也是因为伟大航海家时代的到来,整个世界变成了一个整体,人类的历史变成了世界历史。所有这一切都归功于伟大的航海家,他们开辟了海洋,这些伟大航行背后的国家和政府。

大多数人都知道,一些欧洲航海家,如哥伦布、达伽马、迪亚斯、麦哲伦等,确实开启了伟大航海时代的黄金时代,但早在这些欧洲航海家出海之前,中国明朝的郑和就已经尝试了大规模的海洋航行。

公元1405年,郑和率领240多艘船和27,000多人前往西太平洋和印度洋。

访问了30多个印度洋国家和地区,远至东非、红海和麦加。

郑和下西洋是古代世界上最大、最多的船只、最多的人员和最长的航程。这次大规模航行扩大并加强了太平与印度以及亚非之间的海上交通和联系。促进和建立了中国与亚非国家的物质交流、人员交流和友好关系。它可以被称为“伟大航海时代”的真正先驱。

在接下来的不到100年里,葡萄牙和西班牙这两个生活在欧洲大陆西南角的小国开始了真正意义上的伟大航海时代。分裂的世界开始连接在一起。伟大的地理发现引发的国家竞争揭开了1.0全球化的历史帷幕,不同的文明相互联系、相互审视,但也相互争斗。

伟大的地理发现接踵而至,这意味着从15世纪到17世纪,欧洲舰队出现在世界各地的海洋中,寻找新的贸易路线和贸易伙伴来发展欧洲新生的资本主义。

带着对未知世界的渴望、对香料和黄金的热情、对新殖民地的渴望和对贸易的迫切需求,欧洲人开始了这次伟大的海洋之旅。

葡萄牙人首先开始。

1443年,迪亚斯从罗卡角出发,向南前往大西洋,穿越西非海岸的博阿多尔角,最终到达非洲南端的好望角,成为探索新航线的重要突破。

与郑和的中国混合船队相比,葡萄牙的两三艘帆船微不足道。然而,由于他们的冒险天性、对财富的渴望和强烈的宗教热情,葡萄牙人最终突破了中世纪欧洲航海的心理和生理障碍。

达·伽马(Da Gama)1497年从里斯本出发,绕过好望角,沿着非洲东海岸向北行进,1498年5月到达印度西海岸的卡利考特。

这正是郑和70年前向西航行时展示中华帝国力量的地方。

第二年,他带着大量香料、丝绸、宝石和象牙回到里斯本,这是他第一次成功地绕非洲航行到印度。

1494年,哥伦布率领一支三艘船的探险队在年底向西穿越大西洋到达巴哈马,然后到达古巴和海地。

哥伦布总共向西航行了三次,先后到达西印度群岛、中美洲和南美洲大陆的一些地方。这就是所谓的“新世界发现”。

1519年,麦哲伦带着五艘船和265名船员横渡大西洋,沿着巴西东海岸向南航行,绕过南美洲大陆南端和火地岛(后来被称为麦哲伦海峡)之间的海峡,进入太平洋。

麦哲伦于1521年抵达菲律宾后在这里去世。

后来,他的同伴们继续航行,最终到达了“香料群岛”(现马鲁古群岛)中的哈尔马赫拉岛。

之后,它穿过小巽他群岛,穿过印度洋,绕过好望角,沿着非洲西海岸北行,于1522年返回西班牙,完成了人类历史上的第一次环球航行。

这次航行持续了三年,行程80,000公里。它穿过了世界上的四大洲,欧洲、美国、亚洲和非洲,并穿过赤道四次。这是人类历史上最长的航程、最长的持续时间和最宽的轨迹。它将伟大的航海时代推向了顶峰。

与此同时,1532年11月16日,在秘鲁高原城市卡哈马尔(Cahamar),恐怖的场景揭开了1.0全球化时代最黑暗的一面:西班牙征服者皮萨罗率领168名印加皇帝阿塔瓦尔帕的乌合之众俘虏,由80,000名印加士兵守卫,用枪和骑兵杀死其中近7,000人。

西班牙人随后囚禁了皇帝八个月,并勒索了人类历史上最大的赎金——装满一间22英尺长、17英尺宽、8英尺多高的房间的黄金。所有这些赎金支付后,他们杀死了人质。

新航线的开通给欧洲的经济生活带来了巨大的变化,并将市场扩展到了世界各地。贸易中心发生变化,主要贸易路线从地中海海岸转移到大西洋海岸,西班牙、葡萄牙、英国、荷兰等国的商业和贸易经济繁荣发展。新航线的开通使欧洲国家加入了殖民行列。西欧殖民者从殖民地掠夺财富,欧洲国家迅速致富,形成了新的资产阶级,加速了欧洲封建主义的瓦解和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萌发和发展。新航线的开通促进了海外扩张和世界市场的初步形成,促进了资本的原始积累。与此同时,它打破了世界各地封闭和孤立的状态,并将旧大陆与新大陆联系起来。世界历史已经从分权走向一体化迈出了关键的一步。

相比之下,郑和下西洋更像是一场让世界知道中国繁荣强大的表演。因此,这是一次以王的名义进行的海上漂流。尽管它是整个伟大航次时代的领导者,但这次航次对整个世界历史的形成和发展意义有限。

欧洲航海家开辟的新航线可能没有郑和的大,但他们把航海与掠夺、探险、商业和殖民结合起来,因此他们有持久的动力和热情,征服是唯一的目标。

虽然这本质上是资本主义的原始积累,但它无疑对世界历史的形成、国家间的贸易关系以及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具有重大的历史意义,开创了一个崭新的历史时代。

郑和和哥伦布以王或首都的名义出发,注定会有不同的命运和东西方的分野。从目前的角度来看,他们是失败者还是先知?在1492年发现美洲大陆和伟大航海时代开始之前,除了少量贸易外,国家交流的主要活动是地理上相邻国家之间的战争。世界处于全球化前的野蛮时代。

由于跨境贸易持续时间长、风险高,主要出口产品是具有代表性的奢侈品(宝石、丝绸和香料)、贵金属(金银)和军事产品(战马和剑)。

两条丝绸之路沿线稳定的贸易和文化交流反映了中国在古代东方强权统治和发展中的领先地位。

然而,中国古代的土地国家思想和以自我为中心的朝贡制度使对外经济交流,特别是海洋的发展相对滞后。

例如,海上丝绸之路经过的海域也是世界海洋的心脏,也是当今世界贸易路线和国际安全的中心。

但是,通过观察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路线,可以看出当时经过的海域基本上是陆地、沿海和近海,即在陆地上航行,基本上没有摆脱陆地和陆地思维。

虽然中国古代海上丝绸之路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非常繁荣,但中国并没有真正建立起海洋意识,更不用说自己的海上战略了。

从当时海上丝绸之路的角度来看,海洋只是海洋,没有陆地那么大的价值。

明清时期的禁海政策间接导致了工业文明兴起时西方的逆向进攻,永久性地失去了原本领先的“战略机会之窗”。全球化1.0和全球化2.0的主导地位被中国所取代。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