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帽王》圣生化中国新闻质疑

15日,圣生化(000403。深圳)宣布,公司已收到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针对ST生化和湖南伟康制药有限公司针对衡阳市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天津韩红科技有限公司和宁保安公司提起的诉讼。

至于这样的争议,根据多年来的公告,有多达20个病例与圣生化有关。

圣生化在资本市场略有独特之处。该公司已经连续10年盈利,但仍被称为ST

更有趣的是,科技生物化学一直是许多首都的焦点。

9月21日,因阻挠收购方而暂停重组3个月的圣生化(ST Biochemical)宣布终止重组,这并不是重组的第一次失败。

《帽王》质疑根据ST生化2017年半年财务报告,营业收入为3.213974亿元,同比增长13.79%。

即使《中国日报》显示出增长,仍然很难理解科技的命运。

对于一家连续10年盈利的上市公司来说,它仍然戴着圣帽子,实在令人难以置信。

一位曾管理几家上市公司的高管告诉记者,像圣生化这样的情况只能是净资产不到每股1元人民币。如果你想改变它的状态,你可以在中国证监会的批准下通过定向增发提高每股净资产。

近年来,关于圣生物化学或圣帽子即将被摘掉的谣言已被听到,但迄今为止它们并不成功。

根据Wind的数据,自今年以来,a股中有7家ST公司成功取消了上限,另有22家可能会取消或即将取消上限。

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总的来说,ST公司将通过出售子公司、出售房地产、剥离亏损、重组资产等方式来应对退市危机。为了保护它的外壳。不知圣生化能否赶上今年的“末班车”。

目前,虽然圣生化处于盈利状态,但仍存在外界质疑的问题。

据《中国日报》报道,“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4458.76万元,同比仅增长5.43%,净利润增速低于收入增速。

去年同期“经营活动净现金流量”为4797.51万元,本期为-2563.33万元。

“销售商品和提供服务收到的现金”不仅比去年同期减少了4100多万元,而且与当期营业收入、应收账款等项目数据不符。

这不是圣生化第一次受到财务质疑。

根据圣生化2015年财务报告,营业收入为5亿元,其中血液制品的营业收入为4.9亿元,占98%。

财务报告显示,4.9亿元营业收入对应的血液制品销售额为265.4万瓶/分支机构,经营成本为2.25亿元。

根据这一计算,血液制品的单项成本为86.39元,单项售价为188.14元。

然而,这与圣生化年报中显示的血液产品的单一成本价有很大不同。账面价值为2.67亿元的存货中,商品存货为1.56亿元。

然而,该公司的主要生产、销售和储存情况表明,到年底,血液制品的库存为486,400瓶/单位。

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上市公司财务报表中的存货账面价值是按成本价计算的。

根据上述计算方法,血液制品库存的单价远远高于收入项目的价格。

此外,根据《圣生物化学2017年年中报告》,圣生物化学半年度报告的“销售费用”也非常不寻常。

据《中国日报》报道,前期销售成本仅为581.79万元,而本期销售成本高达3025.9万元,同比增长2441.4万元,同比增长420.11%。

虽然销售费用增加了几倍,但营业收入不仅没有得到现金流和营业债权的支持,而且增幅仅为13.79%,同期销售费用3025.9万元,占营业收入32139.74万元的9.41%。

“销售费用”的突然增加主要是为了“学术推广费”。

深交所向圣生化发出了8项质询函,其中深交所询问了“学术推广费”的突然上涨:“请说明学术推广费的发生是否合法合规,是否涉及以礼品、旅游服务、金卡等形式回馈受邀医生、医疗代表或经销商。以及是否存在商业贿赂等非法案件。”

根据深交所的要求,ST生化需要在10月9日回复,但公司尚未宣布。

关于相关问题,st生化证券部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关于公司的任何问题均以公告为准,即使发出采访信,也不会回答其他内容。

与此同时,相关问题已通过电子邮件发送给st生化部长阎治中,但截止日期尚未收到相关回复。

虽然阻碍资本收购的大股东圣生化(ST Bichlorography)暂时没有被移除,但似乎并没有阻碍资本投资者的投资热情。

不久前,圣生化的大股东和投资者杭州哲民投资田弘投资合伙公司(以下简称“哲民投资”)再次上演了类似的“珍宝之战和万人之战”

9月21日,暂停交易3个月的圣生化宣布终止对山西康宝生物制品有限公司和内蒙古维克森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的重组

安森证券医药保健行业分析师蒋那威曾表示,根据st生化上半年的财务报告,子公司业绩增速正在加快。随着困扰公司振兴的电力资产剥离,一直难以解决的股权改革问题将会消失。随着监管条件的满足,佩戴的“圣帽”也将被移除,但圣生化控制的持续竞争风险仍需关注。

重组终止前一周,圣生物化学公司(ST Bichlorography)于9月13日宣布,该公司在同一天收到了相关法院的诉讼信函,是被告之一,因为据信该公司在当前的要约收购过程中犯了错误。

值得注意的是,圣生化被其大股东振兴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振兴集团”)起诉。

浙江闽图作为ST生化要约收购方,也被振兴集团起诉。所涉原因是其投标函中有重大遗漏和虚假记录,因此要求其终止投标并赔偿损失。

在诉状中,振兴集团以被告违反投标报价相关法律法规为由,请求法院命令浙江闽图停止ST生化的投标报价,并要求赔偿1.57亿元“损害赔偿金”。

因看好血液制品的发展前景,浙民投于今年6月对ST生化展开控股权之争。由于对血液制品发展的良好前景,浙江人民今年6月投票决定启动一场关于st生化控制的争议。

6月28日,圣生化公布了浙江明投的要约收购报告摘要,并宣布暂停重大资产重组。

此前,振兴集团认为,浙江人民在今年6月底向上市公司发出要约收购文件之前,已经与其他相关方提前购买了ST生化的部分股份,并未宣布。该公司还在上市公司举行的三次股东大会上联合投票反对该提案,因此涉嫌欺诈。

与此同时,浙江人民投资有限公司和天津韩红科技有限公司秘密形成一致行动,该公司持有圣生化2.23%的股份,是上市公司的第四大股东,也未披露。

关于这个相关问题,记者致电振兴集团,没有联系相关负责人。此外,振兴集团的公司网站无法通过互联网找到。

由于此前ST生化暂停交易等原因,本期浙江明投科技生化要约收购报告全文未能顺利披露,而浙江明投寻求控股权要约收购报告全文未能同步披露。

业内人士称,上述诉讼可能是浙江省人民投标报价报告尚未公布的原因之一。

关于这次作为被告的问题,记者联系了浙江闽都科技生化项目负责人,得到了相关答案,但负责人表示暂时不方便做太多解释。

不过,浙江明投此前表示,该公司在投诉中描述的股价操纵等违规行为与事实完全不符,并将积极回应诉讼,密切监控ST生化恢复交易,并继续积极推动此次要约收购。

发表评论